运营动物园

/运营动物园

深度|快餐时代,如何打造品牌

字数:2769  用时:8分钟 来源:https://collaborativefund.com/ 关于1850以前的生活,有件不可思议的事,那就是很多人从来没有离开过出生地去见识外面的世界。 生活的一切都在本地完成。吃的食物来自于本地,房子的木材来自于本地,衣服也由本地的裁缝制作。大宗商品对外运输,但成品却留在本地,你知道谁是制作者,这个人往往就是你自己。 工业革命和南北战争改变了一切。数以百万计的人们突然开始移动起来,铁路运输货物的速度越来越快。。 作家Robert Gordon在《美国经济的崛起和衰落》(The Rise and Fall of American Growth)中有这样的描述: 当美国城市化程度和实际收入提高后,家庭生产食物和衣物的比例大幅下降。新型加工食品被发明出来……很多美国人第一次吃到了罐头食品,就像南北战争中的联盟士兵一样。 这是历史上的重大突破,但却隐藏一个问题。 这是第一次,消费者与自己消费的产品失去了联系。在过去,不好的产品要么自己使用,要么面对面的交易给本地商人。但是罐头食品却由几十家地区供应商提供,没有消费者知道甚至识别出是哪个供应商。没有了责任约束,质量就变得一塌糊涂。1869年,Harper’s Weekly 杂志曾经这样写,“城市里的人们因为购买不安全的肉罐头而处于长期的危险之中。这些商人肆无忌惮,而公众对此却一无所知。”没有人知道应该相信谁。 William Underwood公司解决了这个问题。 作为一家创始于1820年的腌制食品公司,Underwood 公司是玻璃包装和罐装的先驱。在南北战争爆发之际,它为军方提供肉罐头,这种罐头叫做Deviled Ham。人们很喜欢Deviled Ham,但是不同的肉罐头产品使得整个行业都背上了不一致的骂名,有的腐烂了,有的太湿了,没有哪两个罐头是一样的。 Underwood 创造了一个燃烧的红色恶魔图标来解决问题,这样消费者就能够注意到,而且加了一句标语,“用恶魔做品牌,为上帝供佳品”。 这个图标重现了一种熟悉感,那种以往面对面交易所带来的熟悉感。不管它们在这个国家的哪个地方,看到这个恶魔图标的消费者都会知道,这是特定公司生产在特定品质标准下制作的特定产品。消费者开始将恶魔图标与之前不存在的东西联系在一起,那个东西就是:一致性。 这就是第一个品牌。 Underwood 1906年的DeviledHam罐头 品牌概念迅速扩展开来...... 在19世纪后期,煤油逐渐兴起,但和食物一样,这东西缺少一致性。“好的煤油能够提供无可挑剔的光。”这句话出现在1869年的《美国妇女家庭或家政学原理》上。但也提醒说,不纯净的煤油太常见了,而且点燃时可能发生爆炸。 John D. [...]

By | 二月 24th, 2017|Categories: 运营动物园|0 Comments

价值|你愿意花多少钱投资知识 

字数:705  用时:3分钟 来源:https://medium.com/ 芝士汉堡的价值比一本书要高吗? 每个月我都会在Netflix、Spotify和 Pandora上消费,金额为30美元。这30美元我花的很开心,这样我就可以听到想听的歌曲,看到《老友记》的搞笑片段。 花这个钱一点儿也不后悔,这是我喜欢的东西。 我想要在跑步的时候听Sex Pistols的歌曲,也想要在回家的时候和《老友记》里的角色们一起玩乐。 但是你知道吗? 尽管在这漫无止境的娱乐当中我乐意每年花上360美元,但至今为止,我买书用的钱还不及五分之一。 我没有花钱投资知识,我却花钱投资娱乐。 我出去吃一顿饭要10美元。 这10美元本可以用来买本书,这本书可能已经改变了我的生活。 我出去看一场电影要25美元。 这25美元本可以用来买本书,这本书可能已经改变了我的思维方式。 我出去买一件 T恤要20美元。 这20美元本可以用来支持那些作者,他们将自己的思想向世界展示并触动世人 在个人喜好中,书籍的位置太低了,总有比书更重要的东西,总有比书更有趣的东西,总有比书更令人兴奋的东西。 在过往的生活中,我买芝士汉堡花的钱比买书的都要多。 这种情况并不理想。 这也是为什么今天我开始思考自己的每一笔消费,但不去想买书的消费,因为没有人会后悔买一本书。 我投资它们。对我来说,买书不是去商店购物,而是投资一笔资产,对我的生命来说,它的价值要大于股票、房地产或期货。比起这些资产,每本书都有让我更加富有的潜力,不管是精神还是物质上的富有。 问你自己一个问题:哪个对你价值更高?一本书,还是一个芝士汉堡? 过去一年里你花了多少钱在书本上?能够再多花10%吗? 链接原文:https://medium.com/hi-my-name-is-jon/how-much-money-do-you-invest-in-ideas-8e544775a58f#.d3spvo819

By | 二月 24th, 2017|Categories: 运营动物园|0 Comments

观点|风险投资将会谋杀 Medium

全文字数:1174 建议用时:4分钟 文章来源:https://m.signalvnoise.com/ 真是令人感到羞耻,我是真的喜欢 Medium,这是网页上最好的写作平台,没有人能像它这样将细节展示的淋漓尽致,整个网站社区也令人着迷,这本应该是一段动人的爱情故事。 但是我认为Medium 并不会和我一起老去,Medium 的结局将是悲剧,尽管目前 Medium 从风投那里获得的1.32 亿美元确实是笔大数目。在祈祷或者歌颂它早日成为价值数十亿的生意之前,Medium必须满足一定回报率。 三年前,当第一轮2500万美元投入时,增长的定式炸弹就已经被埋下,并开始嘀嗒作响。这意味着距离爆炸已经还剩一半时间,而就目前来看,这个公司似乎并没有那么幸运,至今仍未发现拆除炸药的密码。 所有的虚荣指标都在攀升,但很明显,公司并没有办法能够将它们转化成实实在在的金钱。是的,Medium缺少那种无脑式的广告获利方式,这是其创立之时就明确反对的。这都是因为Ev Williams,从现在来看,这个策略看起来有些落伍。 而且也是因为整个 Medium 团队都在努力创造更好用的打字机。说实话,这件事并不容易。市场上已经有很多大型的打字机制造者了,而且再怎么努力又能改善多少技巧呢?但是他们却真的做到了。 但是在硅谷,并不能仅仅依靠一个改善了的打字机就能够创造收益。你必须将产品割裂,然后重新创造。当然,至少你需要有这种面貌,你必须不断努力,直到有人愿意出资,而且为风险投资者们制造出十倍收益。 所以在裁剪三分之一员工之后,Medium 现在要做什么?从根本上来说,他们应当思考如何完成五年前创立之初的使命。 所以,我们将资源和注意力转移到定义一个全新模型,在这个模型中,作者和创造者应当受到奖励,这基于他们为人们创造的价值。还转移到打造一个转换型产品,受众是那些想要每天都变聪明的好奇人类。 但是想要完全描述出具体的样子又为时尚早。 什么?五年都不够去思考在符合创立之初的价值的同时,如何找到方法赚钱吗?这种方法不是通过计算得来的,而这一切都表明 Medium 正逐渐走向险境。 这就是悲剧,但也是意料之中的。Medium 已经被埋下了风投的炸弹,而且没有拆弹的能力。就好像其他很多风投的炸弹一样,它们都会爆炸,而且炸毁这个可爱、小巧而重要的打字机业务的全部前景。 如果凶手就是她所写的那样,网页仍然会继续发展。特别是对于任何转移到Medium,但却保持自己的域名作为对冲的人。突然撤资,除了我们的心以外,不会损坏任何东西。往事重演。 还好这一切还没有发生,而且 Ev Williams能在为时已晚之前早日找到救命稻草。但如果你是 Medium 上的一位作者,我依然会为你提供应急方案。 事情不一定会这样发展。Ev Williams应该已经考虑了这个问题。通过之前的工作,他的银行储蓄也一定不少。创业之初进展缓慢,在盈利之前只雇用了150位员工。也许你也可以这样。 [...]

By | 二月 13th, 2017|Categories: 运营动物园|0 Comments

真相|少刷朋友圈,一年可读200本书

全文字数:2106 建议用时:7分钟 文章来源:https://qz.com/ 你可能需要一个更大的书架 有人曾经问WarrenBuffett成功的秘诀,只见他指着一沓书说: “每天阅读500页书。知识就是这么渐渐积累的,就像复利一样。大家都有这么做的能力,但我敢保证,没有多少人真的这么做了……” 两年前,我第一次看到这句话,然后发现哪里不对。 那是2014年的十二月,我找到了梦寐以求的工作。我在公司坐着,然后开始想,要是我在这里坐上40年会是怎样的场景?我可不想就这么死去…… 感觉有哪里不对。虽然我的确走在正道上,高分数、领导力、推荐信、好学校、理想职业。我是人生赢家,我完成了这场赛跑。现在的我过着梦想中的生活,但是总隐约觉得哪里出现了严重问题。 每天,从我眼前的办公桌,我都会观察来往人员的眼睛,那些空洞无物的眼睛。 是哪里出了问题?没有答案。 在2015年一月,我看到了Buffett的这句话。我决定去读书,我将要一直阅读,不断阅读,坚持阅读,直到我得到一些答案为止。 虽然我并没有每天阅读500页,但在过去的两年里我已经一页一页的读了400多本书。开始阅读成为我这一生中最为重要的决定。 书籍给了我旅行的勇气;书籍给了我辞职的决心;书籍给了我榜样、英雄和生活的意义,这都是我之前不曾有的。 我想说,一年读200本书是件疯狂的事。但实际上,这并不疯狂。任何人都能做得到,只需要简单的计算和正确的工具。 1. 开始之前不要退缩 当普通人听到那个“每天读书500页”的建议时,他一定会下意识地想:没门儿!这根本不可能! 没有多加思考,他就会继续编造很多理由来证实自己的猜想。这些理由可能包括“我太忙了”、“我还不够聪明”或者是“我并不适合读书”。 但如果我们再深入一点思考呢?比如说,一年读200本书到底需要做哪些事情?两年前,我停下一切做了简单的算术。然后发现:一年读200本书一点儿也不难。 就像 Buffett 说的那样,每个人都能做到,但很多人却不这么做。 2.做个简单的算术 一年读200本书需要花费多少时间?首先,我们来看两个简单的数据: 美国人平均每分钟可以阅读200-400字。 一般来说非小说类书籍约50000字。 现在,我们只需要做个简单的计算: 200本书,每本50000字,那就是1000万字。 1000万字,每分钟阅读400字,那就是25000分钟,也就是417小时。 所以结论就是:一年读200本书只需要花费417小时。 我知道,如果你的大脑和我的一样,看到“417小时”之后就会立刻宕机。 很多人每周只工作40小时,我们要怎么样才能阅读417小时? 不要让你的大脑阻止你做这件事,让我们重新计算一下这417小时到底意味着什么。 3.找到时间 [...]

By | 二月 13th, 2017|Categories: 运营动物园|0 Comments

UI 设计|网络安全的死亡之线

全文字数:1045 建议用时:5分钟 文章来源:https://textslashplain.com/ 在设计应用以展示未经信任的内容时,安全设计者会遇到一个大问题:如果攻击者控制了界面的某一块像素,他就能够对这些像素为所欲为,其中就包括使其变得像应用本身的 UI 一样。然后他就可以诱使用户进行不安全的行为,而用户对此则一无所知。 在网页浏览器中,浏览器自身一般能够完全控制界面的上层区域,而上层区域以下的地方则由网站进行控制。最近,我听说这个叫做:死亡之线。 如果用户信任死亡之线以上的像素所展示的内容,那么一切都会安然无恙,但如果他们相信了死亡之线以下的,他们会必死无疑。 然而不幸地是,这个生死攸关的分界线却并不未用户所知,而更不幸地事情在于,这个分界线并非一直为人所见。 比如说,因为LoD 之上的区域很小,有的时候需要更多的空间来展示可信任的 UI,Chrome试图通过在 LoD 上展示特定标识来解决问题。 因为未经信任的内容无法穿过 LoD 区域。(不幸地是,正如你在截图里面看到的,这种方式存在前后不一致的问题。在页面信息弹出页,标识指向了锁的底部,页面信息对话框和 LoD 重叠了;而在许可弹出页,标识指向了地址栏的底部,而许可对话框和 LoD 处在相邻位置。唉,标识的作用太不明显,我想很多用户可能都会落入假标识的圈套,就像一些网站开始使用: 最大的问题在一些攻击者数据能够出现在 LoD 之上。尽管信任 LoD 之下的内容会破坏安全,但在界线之上也存在死亡区域。更为精准的死亡区域地图如下所示: 区域1展示了攻击者选择的图表和页面地址。这部分的信息完全由攻击者控制,因此可能会充斥着虚假内容。 区域2中展示了攻击者的域名。一些信息安全专家们会说这是 URL 的“可信任”部分,在这种情况下,如果 URL 是 HTTPS 的话,域名会正确识别你链接的网站。但问题在于,你对于可信任的认识和这些专家相比相形见绌。https://paypal-account.com/ (https://paypal-account.com/)是你真正想要加载的域名,但是,这和你想要完成支付的那个合法页面:https://paypal.com (https://paypal.com)一点关系都没有。 [...]

By | 二月 13th, 2017|Categories: 运营动物园|0 Comments

不可错过|UI设计的核心原则

全文字数:1806 建议用时:7分钟 文章来源:https://blog.invisionapp.com/ 很多年以前,那时我还在一个法学院,每个课程都是从一系列定义和核心原则开始的。一开始我们以为这不过只是单纯的形式,或者只是需要从头学起。但是后来一位教授跟我们解释说:“法律领域充斥着各种文件。”--确实要比 UI 设计领域要多。但现实生活却总是充满惊喜。因为很多时候都会出现法律条款相互矛盾甚至缺失的情况。 核心原则的存在正是为了应对这些情况,这些原则能够在其他条件模糊不清的时候帮助你做决定。 从此以后,我便尤为注意和好奇这些原则。 UI 设计也存在核心原则。不管什么时候,如果情况难以确定,都可以记住这些原则,然后用它们指导工作。 清晰性 闭眼走路是不是很困难?信息缺失会让你突然觉得胆怯,虽然腿脚没有问题,但你还是会慢下脚步。 设计很烂的app也是一样。为了使应用操作流畅,用户应该清楚的了解并自信的使用应用。清晰性能够同时满足这两点。 在 App 的所有界面中,有些东西是必须要让用户清楚的: 刚才发生了什么 你在哪里 你可以做什么 做的时候会发生什么 刚才发生了什么……重复上述步骤 清晰性和简明性相辅相成。我不将简明性作为单独的原则,这是因为用户界面不应该为了简明而简明。而且不能是极简或抽象的—空白界面的角落里蹦出各种导航键并没有半点好处。 “清晰性和简明性相辅相成。” 实际操作的规则就是在操作完成以后检查一切是否清楚。想象一下,当你面对一个不熟悉的产品时,你不会知道背后那些艰难的设计决定。问你自己一个问题:“是不是一切都明摆着了?这到底是一个外星人的宇宙飞船还是一个舒服的传统住宅?” 灵活性 设计一个360°无死角的东西。 PS做出来的静态模型在编程成为真正的app 后会损失很多光彩。加入真正的数据之后,颜值会再次降低,最好的情况就是数据会提升颜值,但有时就是奇丑无比。 “设计一个360°无死角的东西。” 不止如此,想象一下,如果在你亲爱的爷爷那台过时的低分辨率笔记本上运行这个软件会是什么情况。 你应该将这些统统考虑进来。怎样设计才能经受住这生命中最为残酷的考验? 学习那些在不同情况下运作良好的传统设计解决方案(简单的响应布局,边角处保持简洁)。 采用万能排版方式(白底黑字,大字号,高可读性等)。 考虑所有与内容相关的情况(无内容,少量内容,丑陋的内容,奇怪的内容)。 考虑所有的设备和相应的解决方案。 考虑可能出现在开发过程中的可能性情况和缺点,并另外给出警示性提示。  熟悉性 我们的眼睛更喜欢简单而熟悉的东西。调查显示人们甚至认为这样的东西更好看。 这点对你来说也是有意义的。第一,你不应该把时间花在重新设计车轮上,然后也不应该为使用常见方法而觉得羞愧。 第二,因为人们更熟悉常见布局,所以它们看起来就没那么复杂。 因为某些原因,一些设计者和顾客认为自己有一个使命在身,那就是出自他们的每一件东西都要有创造性(这是我在和营销部门一起工作的日子里感受到的)。这不就是错觉吗? [...]

By | 二月 13th, 2017|Categories: 运营动物园|0 Comments